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健康新闻 >

日本史上唯一的亲华首相见天皇也穿中山装在位64天被迫下台

发布日期:2022-09-20 04:26   来源:未知   阅读:

  日本与中国一直牵绊不休,既有遣隋使、遣唐使十数次赶赴长安,也有鉴真东渡重洋、弘扬佛法,更有日本浪人行凶、倭寇犯边东海。

  但是自从在二战后迫不得已成为美国的跟班后,一贯的现代日本政府里,却诞生了一位日本史上唯一的亲华首相。

  他极为喜好穿中山装,即使面见天皇也不脱,因而被认为是日本史上唯一的华裔首相。

  因其亲华的立场以及相关政策令日本右翼分子极为恐慌,他们联合起来施压,迫使羽田孜黯然下台。

  羽田孜虽然登顶日本首相高位,几乎是一人之下,亿人之上,但是他开始从政的时间却非常晚。因为他根本就不热衷于政治,尽管他有一个当众议员的父亲,过普通人的生活几乎就是他人生的全部。

  因而在他前34年的经历里人们可以看到一个最普通的日本人的履历,大学毕业后,他选择的第一份工作是啤酒销售员,之后到全日空航空公司上过班,后来在小田急公共汽车公司当一名普通职员,汽车售票员和导游的工作他都担任过。

  在小田急公共汽车公司羽田孜一干就是十年,并凭借个人的努力升任课长。按照他本来的人生规划,是要成为汽车公司的重要干部。

  然而阴差阳错的是父亲因病无法出马竞选议员,面对世俗规则的牵制、父亲企盼的目光以及众人的热烈拥护,使得至孝的羽田孜只得答应参加议员选举。

  未料到居然一举成功,于是34岁的他成为长野县众议员,从此走进波谲云诡的日本政坛,这一年是1969年。

  羽田孜坦承,当时的自己对于政治完全没有兴趣,看到父亲的劳累和母亲的痛苦时更是觉得从政并不是个好的选择。

  然而世事岂如人所料想,羽田孜进入政坛后即加入自民党田中派,此时正是田中角荣主政时期。

  因而羽田孜从政伊始即活跃于日本政坛的中枢,并且作为日本自民党日中邦交正常化协议会成员,参与到田中角荣全力推动的中日建交工作之中。

  羽田孜在自民党内享有“农业政策通”的美誉,他在日美两国农业问题谈判中有不凡的表现。

  他在担任大藏相时,曾采取有力措施稳定与刺激了日本经济的恢复与发展,使得当时急跌的日本东京股市止跌企稳,凸显他对时机的掌控和措施的得当,因而赢得一片称赞之声。

  羽田孜素有“改革先生”的美名,早在初次竞选众议员时,他就提出“用普通的言语沟通政治”。

  出任自民党选举改革委员会主席后,为推动党内改革积极奔走,入阁后仍是自民党政治改革促进派的代表人物。

  但是羽田孜一直坚持自己的政治改革看法,他认为,太多花钱的政治是不健康的,主张实行众议院小选举区比例代表并用制,以清除日本金权政治之积弊。

  羽田孜还主张日本最终建立“二党制”,由有更换政治能力的两大政党在政策上进行竞争,从而建立起能适应世界动荡形势的新的政治体制。

  特别是在海湾战争之后,日本内外形势发生巨大变化,面临新的挑战时,担任自民党选举制度调查会会长的羽田孜更深刻地感受到必须变革旧的政治经济体制,于是他决心以“平成维新”的精神来实现政治改革。

  然而他精心拟制的“政治改革三法案”却被自民党保守派轻易地否决掉,使他对自民党彻底失望。

  遂与小泽一郎一道,在羽田派的基础上,成立新生党,另立山头,并迫使当时的宫泽喜一内阁辞职,提前举行大选。

  由于高举政治改革大旗以及羽田孜“政治改革先生”的美誉,新生党在1993年大选中获得多个席位,成为反自民党联盟的生力军,并联合众多政党将自民党拉下马来,终结自民党38年“一党独大”的政治地位。

  在其中发挥出重要的作用的羽田孜成为首相的呼声最高,但由于日本新党、新党是否与五党联盟合作是联合政府能否组成的关键。

  由于其他阁僚大都没有处理内阁事务的经验,而细川护熙也长期在地方工作,没有在中央政府工作的经历。

  因此,长期在中枢活动的羽田孜,责无旁贷地在联合内阁中承担着举足轻重的工作责任。

  细川内阁运行8个月后,就因为十几年前细川护熙向佐川快件公司借款和买卖NTT股票问题受到在野党的追究,致使日本国会陷于停顿状态。

  鉴于日趋紧张的政局不利于国家发展,1994年4月,细川护熙决定辞去首相职务。

  一石激起千重浪,日本政坛又一次陷入剧烈动荡之中,一时间狼烟四起、群雄逐鹿。

  自民党意欲乱中取胜、趁机夺回政权,自民党元老渡边美智雄为染指首相之位,不惜。

  身处变局之中、为众目所瞩的羽田却处变不惊,稳坐钓鱼台,表现出对事态发展的高瞻远瞩,以及老练的政治手腕。

  当联合内阁各党派终于在联合执政这一最大共同利益达成共识后,众望所归的羽田就自然而然地成为联合内阁各党派推举的最佳首相候选人。

  由于联合执政各党派在国会中占据多数议席,所以当它们正式推举羽田为候选人的决定宣布后,其当选首相大局已定。

  果然,在4月25日的国会选举中,尽管有自民党的河野洋平和的不破哲三出马向羽田挑战。

  羽田内阁的诞生,从首相到外交、财政、通商、防卫、内阁官房等要职都控制在新生党和与之政见相近的“新保守党”手中。

  这意味着新生党在联合政权中的主导地位进一步加强,实现了羽田孜所说的新生党“要成为政权核心”的愿望。

  但是羽田内阁在成立之初即隐患重重,在羽田孜当选尚不满12个小时里,在众议院拥有74个议席的社会党即宣布退出联合政府,使得联合执政党在众议院成为少数党,地位极其不稳,政权运作也相当困难。

  但是无论前面有多少风雨,羽田内阁也要按时启航。因而全日本的目光都聚焦在羽田孜的身上,当然羽田孜也没有让众人失望,他上任首相后的第一次出场亮相即震惊四座。

  虽然他喜欢穿中山装已是广为人知,但是令日本政坛感到万分惊讶的是,羽田孜在首相就职典礼仪式上参拜明仁天皇时,居然依然身着中山服,而不是日本政界通用的西服,一时之间成为日本社会迅速传播的新闻。

  可是羽田孜却毫不在意,在任职首相期间,依然是每天都穿着中山装参加政务讨论,出席各种会议和活动时也是一身庄重的中装服。

  并且在就任首相后,羽田孜数次访问中国,他公开表示,只要和中国沾边的事,他就都感兴趣。

  于是在那一段时间里,日本与中国的关系是最为友好的,两国间达成多项经贸合作。

  然而他的亲中行为却让那些右翼分子感到忍无可忍,担心日本会与中国越走越近,于是他们联合起来对羽田孜进行弹劾。

  随着党派纷争的加剧,面对诸多难关和成堆课题的羽田内阁在坚持了两个月之后,终究还是经受不住新一轮政治风暴的侵袭。

  虽然羽田孜在位64天后就被迫下台,但是他在日本政坛引起的影响却十分巨大,他的个性鲜明的行事风格也为人所津津乐道。

  他性格温和,从不树敌,有很好的人缘,他的座佑铭是“真心”两字,他的一生经历也恰恰体现出这两个字的内涵。

  羽田孜喜欢平常的生活,具有浓厚的平民色彩,他常常轻车简从,不带秘书就自己出差,饿了就在街边的面店买碗面条,开完会就在马路上“打的”回家。

  羽田孜社会交往极为广泛,从1987年起,他先后成立了“信之会”、“孜翠会”、“青之会”等同仁团体,广泛结交日本政界、商界知名人士和文化名流。

  朝日啤酒公司通口广太郎、东京证券交易所理事长长冈实、大日本印刷社社长北岛义俊都与他交往甚密。

  原众议院议长坂田道夫、原东大校长加藤一郎都曾在羽田孜的仕途中助过他“一臂之力”。

  他还和电视评论家田原总一郎、作曲家三枝成彰、指挥家小泽征尔、排球协会会长松平康隆、相声大师青空一夜等社会名流皆是好友。

  1996年,因与小泽一郎政见不合,退出新生党的羽田孜创建太阳党,在众议院握有10个议席,继续他在日本政坛的辛勤耕耘。

  从对政治毫无兴趣到出任日本首相,从自民党的“改革魔鬼”到太阳党的党首,羽田孜在日本政治狂澜中几经变幻和沉浮,仿佛日本排华狂潮中的一股清流,始终保持着对华友善的热度和态势。

  他在中日关系问题的一贯立场从未改变,多年来他一直为推动中日关系的发展积极奔走。

  在辞任首相以后的时间里,羽田孜的政治和社会活动更多地转向推进中日关系方面,先后担任日中青年交流协会会长、日本徐福会名誉会长。

  虽然因引遭到一些日本右翼人士的非议,但对于自己与中国的缘分,羽田孜从来不掩饰内心的自豪。

  2007年的7月31日《中国新闻周刊》日文版创刊发行,他不顾年过古稀,还专程赶到北京参加庆祝活动。

  他在第二天接受《中国新闻周刊》记者专访时表示,中日双方要学习彼此的历史,加深相互间的了解。

  他认为中日两国缺乏真正的协商机制,今后应积极建设这种协商机制。在需要交换意见的时候,双方能够迅速、顺利地交换意见。

  有见解不同的地方,可以坐下来讨论。如果两国的政治家能不断地加深往来,日中之间的曲折是能够减少的。

  羽田孜表示自己虽然因为与中国的渊源受到某些方面的压力,但他完全不去理会。只有心胸宽广,高瞻远瞩,才能更好地发展日中关系。

  他认为日本应该正视侵略战争的罪行,他说:“我们应该告知我们所有的儿童,他们的前人在过去通过发动战争做过什么事情,否则,人民的讨论和人民的头脑将继续是模糊的。”

  羽田孜还加快日本“回归亚洲”的步伐,主张承认侵略并向亚洲邻国表示反省,以了结历史“旧帐”。

  特别应该在日本战败50周年之际,对侵略战争好好进行反省,可惜他还未来得及做这件事就被迫下野。

  他一直主张中日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等领域的全面合作,自20世纪70年代起多次访问中国,在担任大藏相时,更是严禁大藏省官员访问台湾。担任首相后,更是加强与中国的联系,积极向中国靠拢。

  他在担任农林水产相期间,在关于日本开放市场,增加牛肉和橙的进口问题举行的谈判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他的“日本人肠胃结构独特,不能消化进口的美国牛肉”的妙论,使美国不少人对其恨之入骨。

  1993年时,日本对美国贸易顺差近600亿美元,占美国当年外贸逆差的一半以上,美国公布不公平贸易国的名单上,日本赫然在列。

  美国要求日本开放市场,日本始终不予同意,于是美国恢复“301条款”,扬言报复日本,日美贸易摩擦加剧。

  而羽田孜由于有上述对美强硬的前科,虽然承诺要为打开日美僵局做出努力,并主张对美实行“柔软而灵活”的策略,但依然成为日本内部亲美势力和美国打击的主要对象,他的下台与这方面因素有很大的关系。

  曾经在日本政坛纵横捭阖的自民党大佬金丸信曾说:“乱世靠小泽,平时靠羽田”。

  羽田孜登上日本政坛的顶峰时间虽然只有短短的64天,但是他的政治风姿和温厚禀性却令人长时间的称道。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