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历史咨询 >

【封面故事】新基建 再提速

发布日期:2022-09-18 17:11   来源:未知   阅读:

  随着新基建建设不断推进,新场景、新模式、新业态层出不穷,已经成为促进我国经济社会转型发展的新变量。

  在宁夏,中国移动宁夏中卫数据中心二期工程正在建设。据悉,项目新建机架12000多个,未来将实现宁夏与京津冀地区间传输时延8毫秒。

  在陕西,投资额高达150亿元的比亚迪新能源汽车零部件增产扩能项目正在抓紧施工。该项目将助力比亚迪新能源汽车在西安地区的年产量翻倍,从30万辆提升至60万辆。

  在江苏,为加快推进智能化、数字化改造,泉峰科技有限公司15万平方米的电动工具智能化工厂正在抓紧建设。

  新基建蕴含新机遇。今年以来,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从中央到地方,纷纷将新基建适度超前提到了新的高度,掀起了新一轮的投资建设热潮。据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透露,从储备项目情况看,下半年,各地方和骨干企业还将继续加大投资力度,一批新基建重大项目将开工建设。

  新基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简称,自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基础设施建设首次赋予新内涵,开始逐渐走进人们的大视野。从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将“加强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列入其中,到2020年国家发改委首次明确新基建范围,再到近期地方申报2022年第三批地方政府专项债券项目,新基建已经成为各地项目申报优选项、各行各业转型布局的核心方向。

  当前,新基建投资建设再加速的一大背景,是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稳增长被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今年以来,受国际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和国内新冠疫情散发多发、冲击超预期的影响,我国经济发展环境的复杂性、严峻性、不确定性上升,尤其是3、4月份以来,就业、工业生产、用电等指标明显走低,稳增长关乎国计民生,并且刻不容缓。而稳增长,不仅要追求短期数据上的稳,更要兼顾经济转型升级、走向高质量发展的中长期目标。

  作为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投资一直都是我国拉动经济增长的一把利器,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不过,随着社会生产生活模式的不断进化升级,原有的基础设施难以满足需求,亟待建设新一代基础设施。

  与以“铁公基”为代表的老基建不同,新基建主要涉及5G、物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区块链、智能交通以及智慧能源等重点领域。在疫情全球大流行、全球第四次工业革命,叠加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适度超前有序推进新基建成为兼顾稳增长和促创新双重任务、兼顾效率与公平双重目标的最优解。

  由此,政策春风不断袭来。继去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适度超前开展基础设施投资”后,2022年4月26日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再次强调,构建现代化基础设施体系;4月29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明确指出,要全力扩大国内需求,发挥有效投资的关键作用,强化土地、用能、环评等保障,全面加强基础设施建设。

  5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以县城为重要载体的城镇化建设的意见》,明确提出,建设新型基础设施,发展智慧县城。推动第五代移动通信网络规模化部署,建设高速光纤宽带网络。推行县城运行一网统管,促进市政公用设施及建筑等物联网应用、智能化改造,部署智能电表和智能水表等感知终端。推行政务服务一网通办,提供工商、税务、证照证明、行政许可等办事便利。推行公共服务一网通享,促进学校、医院、图书馆等资源数字化。

  接着,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又印发了《关于推进实施国家文化数字化战略的意见》,强调夯实文化数字化基础设施,依托现有有线G网络和互联互通平台,形成国家文化专网。

  紧随其后,5月23日国常会、5月25日全国稳住经济大盘电视电话会议两个重磅会议提出,在前期确定的交通基础设施、能源、保障性安居工程等9大领域基础上,适当扩大专项债券支持领域,优先考虑将新型基础设施、新能源项目等纳入支持范围。

  相关部委对此纷纷展开行动。工信部近期明确提出,要全面加强新型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推动5G网络深度覆盖,实施5G应用 “扬帆”行动计划,加快5G等新兴技术规模化应用,继续扩大产业开放合作。国家发改委也表示,将积极推动银行业金融机构、基础设施领域不动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等投资重大新型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发挥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作用,为中小企业相关领域融资提供便利,进一步激发社会资本投入积极性;中国人民银行提出,将支持开发银行、农业发展银行分别设立金融工具,规模共3000亿元,用于补充投资包括新型基础设施在内的重大项目资本金、但不超过全部资本金的50%,或为专项债项目资本金搭桥。

  据《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梳理,今年地方两会期间,全国31个省区市均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了新基建“施工图”,有的地方提出“适度超前”,有的则明确“加快”。仔细观察,各地侧重点略有不同。山东提出,实施5G和固定网络“双千兆”工程,累计建成并开通5G基站16万个;开展数据中心提质增量行动,加快建设国家级互联网骨干直联点,推动国际通信出入口局落户山东。贵州省直言,2022年适度超前布局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加快全国一体化算力网络国家(贵州)枢纽节点建设,推进“东数西算”试点,加快京东、南方电网等数据中心建设,新建5G基站2.5万个。湖南的目标是,力争到“十四五”末,实现通信网络基础设施全国领先、数据与计算设施中部领跑。云南省明确,加快布局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中国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数字枢纽,提升昆明国际通信出入口局服务能力和物联网接入能力,持续扩大千兆光网覆盖范围,新建5G基站2万个,推进5G融合创新应用。安徽省的计划是实施“新基建+”行动,创建国家互联网骨干直联点、全国一体化算力网络国家枢纽节点集群,新建5G基站2.5万座以上。上海市则提出,全面完成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三年行动方案,推进5G网络深度覆盖,建设超大规模开放算力平台等一批新型基础设施。

  方向已经明确,各地行动明显加快。尤其是5月份以来,多地集中开工了一批包括新基建在内的重大项目。5月11日,云南省919个重大产业项目集中开工,总投资3043亿元,其中涉及数字经济项目31个;5月20日,贵州省集中开工重大项目360个,总投资2058.69亿元,涉及多个科技创新和新型基础设施项目;5月26日,河北廊坊市集中开工一批重大项目,其中包括数字基础设施及应用项目2个,总投资27亿元。工信部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工业互联网应用已覆盖45个国民经济大类,工业互联网高质量外网已覆盖全国300多个城市。

  从具体领域看,新基建遵循创新驱动、协调共享、绿色低碳的导向,正在面向算力网络基础设施、能源电力基础设施、通信网络基础设施、交通物流基础设施四个重点领域发力。

  作为我国率先提出的一种原创性技术理念,算力网络是指依托高速、移动、安全、泛在的网络连接,整合云、边、端等多层次算力资源,提供数据感知、传输、存储、运算等一体化服务的数字信息基础设施,推动算力成为像水、电一样“一点接入、即取即用”的社会级服务。目前我国数据中心规模已达500万标准机架,算力达到每秒1.3万亿亿次浮点运算。与此同时,算力需求每年仍以20%以上的速度快速增长。为此,2022年2月,全国一体化大数据中心体系完成总体布局设计,“东数西算”工程正式全面启动,不仅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成渝、内蒙古、贵州、甘肃、宁夏8地启动建设国家算力枢纽节点,还规划了10个国家数据中心集群。

  绿色低碳是高质量发展的必选项,“数字新基建”正在重塑新型电力系统的价值创造体系,蓄能储能、特高压、智能电网等细分领域迎来快速发展。据悉,“十四五”期间,国家电网计划投入3500亿美元,约合2.23万亿元,推进电网转型升级;南方电网建设规划投资约6700亿元,加快数字电网和现代化电网建设进程,推动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构建。这意味着,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十四五”电网规划投资累计将超过2.9万亿元。

  以5G为代表的通信网络基础设施一直都是各地新基建投资的重中之重。工信部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底,我国建成全球规模最大的5G网络,累计开通5G基站161.5万个,占全球5G基站的60%以上。并且,投资建设的步伐仍在加快,2022年的全年目标是新增5G基站60万个。

  振兴发展,交通先行。众所周知,新基建中与智慧交通有关的就包括了5G、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等。从目前各地发布的新基建政策文件、建设项目看,交通物流基础设施也是一大投资重点,在国家政策牵引下,全国已涌现出了北京、上海、无锡、常州、重庆、长沙、武汉、海南等大量的示范区,积极进行智慧交通车路协同的业务应用示范。另外,工信部和交通运输部批复的共计40家智慧交通车联网业务应用示范区也已在全国落地。

  有专家测算,新基建的间接拉动效应至少是直接投入的5倍,因此称得上“一业带百业”。事实上,改变已经开始。随着新基建不断推进,新场景、新模式、新业态层出不穷,已经成为促进经济社会转型发展的新变量。

  我国最东端高铁牡佳高铁已于去年年底正式开通运营,全长371公里,从牡丹江出发2小时10分钟到达佳木斯。乘客在享受高铁速度的同时,也可以享受“高铁搭配4G/5G”的“高配套餐”,刷抖音、看新闻、开直播,信号稳定而流畅,车程有趣又不耽误工作。

  而在广东,首届中国•潮汕国际纺织服装博览会5月28日~30日成功举行,通过“5G+VR”摄像头,人们摆脱了时空限制,随时随地都可以沉浸式“云逛展”,通过三维展位展品、文字、语音、视频等多种方式深入了解潮汕纺织服装产业的全链条场景。

  在雄安新区,全国首个城市级区块链底层操作系统已于近日开发完成,雄安数字孪生城市建设的“数字底座”得以夯实,无人零售车、海绵绿地、智能路灯、生态停车场……这些科技感十足的元素正在驱动“妙不可言”的美好生活愿景成为雄安现实。

  在山西,李宇龙有了新职业——数据标注师,虽然从未见过自动驾驶汽车,却在做着与之息息相关的工作——不断翻转电脑屏幕上的点云图,对一个个针尖大的数据点进行标注,蓝色是路面,绿色是绿植,红色是路沿,白色是障碍物,通过标注赋予原始数据能被机器所识别的特性,从而帮助人工智能变得更“聪明”。

  数字经济是新时代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建设能够与之匹配的新基建体系至关重要。据国际机构高德纳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数字经济”2021年在我国经济中占比已达到40%,除互联网等传统数字经济领域外,金融、零售、高端制造等领域我国企业数字化转型整体成熟度正在不断提升。而从全球范围来看,新能源、高端制造、汽车产业链、高科技产业链等行业均为我国在数字化转型中“具有领先优势”的行业。

  稳增长,促发展,新基建被寄予厚望。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产业组织研究室主任郭朝先分析指出,新基建具有一定的乘数效应,对经济的增长具有带动作用,同时相较于传统基建,其对经济增长的促进更具有“包容性”。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也曾表示,新基建,一头连着巨大的投资需求,一头牵着不断升级的企业市场。无论对短期防控疫情、稳定增长,还是长期赋能智慧经济、推动产业变革,都将发挥巨大作用。

  融资是一大难题。2020 年4月,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将“坚持以市场投入为主,支持多元主体参与建设,鼓励金融机构创新产品强化服务”作为新基建投资模式,主张以社会资本为新基建项目的主力军。但是,据中国移动通信股份有限公司研究院黄实、杨雅清、张文帝三人分析,传统投资机构受到限制,社会资本信心不足,新基建投资面临较大的资金缺口。

  对此,他们的进一步解释是,一方面,政府债务问题及投资手段的制约,使得针对新基建的投资面临较大压力。根据财政部数据,2021年1~11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91252亿元、支出213924亿元,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76614亿元、支出90998亿元,合计净支出3.75万亿元。同时,国家对政府隐性债务和非标融资的监管力度加大,也将对专项债券、增加赤字率等募资方式产生限制。再加上,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在实际操作中仍存在平台市场技能不足、运营效率不高等核心问题,不具备新基建项目投融资实力,造血功能较弱。另一方面,新基建项目的独特属性,难以获得传统金融机构的信贷支持。新基建行业多属轻资产行业,以信息技术专利等为其核心资产。众多相关企业不具备银行看重的地方政府背书、国资背景、可用于设定抵质押的固定资产等条件。此外,新基建领域的企业存在较多初创企业,运营模式、生产周期尚未成熟,较难在传统信贷模式下获得融资支持。

  安全是又一大难题。安全是发展的前提,发展是安全的保障。基于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基础设施与社会各层面的深度融合,网络安全风险将从相对狭义的数字空间延伸到世界每一个角落,一旦网络安全事件发生,将直接影响公众生活、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中国信息安全研究院王石、杨宁与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的杜庆昊撰文提醒,新基建在助力产业和经济新发展的同时,也面临着网络安全带来的新挑战,只有正视新的挑战、遵循正确原则、采取合理举措,才能有效防范新基建网络安全风险,提高新基建网络安全防护水平。为此,他们提出了加强新基建网络安全的三项基本原则,即坚持安全可控和开放发展、坚持技术防控和制度防控、坚持总体安全和动态安全。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Power by DedeCms